纸里包不住火?艺人以火为墨烙出12米清明上河图

历时半年,姜中临摹了“清院本”《清明上河图》,这是他继十年前临摹宋本《清明上河图》后又一次创新之举,用他的话说,此纸烙画的创作弥补了他艺术人生中的遗憾,提升了他的艺术修为。

“烙画古称‘火针刺绣’,又称烫画、火笔画,是中国传统美术工艺,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相传起于汉代,后失传,清朝时又兴起,是以火为墨、以金属为笔,在木板、竹片、宣纸、丝绢等材料上烘烫作画,把绘画艺术和烙绘技艺巧妙地融为一体。”说起烙画,姜中如数家珍。

姜中,1961年出生于江苏南通,现生活于兰州。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甘肃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姜中是“姜氏”烙画的第三代传承人,自幼跟随祖父学习烙画技艺。“小时候,看见祖父在木制家具上烙画,觉得很是奇妙……也许就是那时候,在我的心中就种下了一颗爱烙画的种子。”

姜中从事烙画近40年,在传承传统烙画技艺的基础上,运用国画、素描、钢笔画的技法,让烙画艺术不断呈现新的活力。多年来,姜中有针对性地对烙画艺术加以创新,开创了“姜氏烙镂画”绘画新工艺,并于2018年获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核发放的“发明专利证书”。

面对奔流新闻记者的疑问,姜中说:“电烙铁可以调控温度,在行笔时,必须掌握温度与火候,随着技术的熟练,使用轻、重、缓、急四种行笔方式。其实没有技巧,只有长年累月的不断尝试。”四十年来,姜中对烙画的痴迷从未停止。为了能更好地为烙画这门古老艺术注入新的生命力,他还曾在中国美院深造学习。

临摹宋本《清明上河图》前,他翻阅了大量资料、文献,对存世几个版本的《清明上河图》做了细致的了解和研究。

《清明上河图》为历朝历代中国人所喜爱,而现今的艺术家们更是将其与多种艺术形式相融合,使其呈现出更独特而生动的艺术效果。《清明上河图》生动描绘了北宋都城东京(今河南开封)汴河两岸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是北宋繁荣的一个见证。历史上,不同时期的《清明上河图》差异很大,最为著名的版本有三种。

时隔十年,如今再次提起当年他临摹北宋张择端作《清明上河图》,姜中记忆犹新。“临摹时,北宋全盛时期都城东京的生活面貌、那些精致的画中人物、浩瀚的河流、高耸的城郭……太令我震撼了。”

清代初年,各种版本的《清明上河图》先后进入清内府,这些题材相同,但风格迥异的画作,引起了帝王之家的极大兴趣。清乾隆元年,清宫特意组织画师重绘了《清明上河图》,该作后存于养心殿,是为“清院本”。

“清院本的画面是以苏州的人文生活、建筑风格作为蓝本,是乾隆年间,陈枚等五位清宫画家的联袂作品。此版本汲取宋本的特点,又借鉴了西洋画的透视技巧,是中国画与西洋画的有机结合。因为烙画风格古朴、典雅,我想用烙画的技艺将这一国之瑰宝展示出来。虽然烙画版没有清院本的色彩,却可以给人以想象空间,我认为这也是纸烙画《清明上河图》的魅力所在。”姜中说。

姜中的“清院本”纸烙画《清明上河图》的虹桥是一座石拱桥,河面大船行驶,桥上两边排列着几十家店铺,整齐有序。桥头,吃喝的、说书的……热闹非凡,人物不计其数。

“这是我临摹时最关注的一个场景。当时临摹这一段,我想象着当时的场景,仿佛身临其境,令我兴奋不已。”姜中说,“清院本”《清明上河图》不仅仿照各朝版本、集各家所长,且明清时代的清明风尚,如踏青、表演、猴戏、特技、擂台等娱乐活动,也为此图增加了许多情节。画中事物繁多,虽失去了宋代古制,却是研究明清之际社会风俗不可或缺的资料。这也是他临摹此版《清明上河图》的原因所在。“还有,临摹此版,我不仅汲取了前人绘画艺术的营养,同时也提高了自己的艺术修为。用中国传统烙画技艺表现此艺术瑰宝,仅仅是一种艺术尝试,虽与原版艺术形式还有一定差距,但却多了一种别样的情趣。”

眼下,姜中又开始着手再次临摹放大版“清院本”《清明上河图》,看得出,他对烙画技艺以及《清明上河图》的情有独钟。烙画创作就像刺绣一样,作品呈现得深浅浓淡,虚实变化,皆在一笔一笔间。

这些年,姜中一直在尝试着创新,在生宣纸、熟宣纸上不断试验,也呈现出独特的艺术风格。多年来,他创作了大量作品,烙画长卷《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红军从陇原走过》在首届中国民间工艺传承创新观摩大会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推荐为重点推介作品。

谈及未来,姜中希望自己能不断创新并提高纸烙画的技艺,将来能创作出一幅集中展示彩陶文化、青铜器文化等中国传统文化形式的长卷,目前,他已经在搜集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