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品今文化发布 :张仃《红楼梦曹雪芹》亲笔签名版画!

张仃和吴冠中,两位都是大师。一位致力于中国画革新,一位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和国画现代化的理论和实践。1975年的一次私人谈话,谈出了半部中国当代美学史!一九五四年,张仃、李可染和罗铭在北海公园举行了一次水墨写生画展。他们三人最先尝试直接用毛笔宣纸到生活中去面对真山真水进行写生,画出了第一批生动、活泼、清新、亲切的新山水画。这个小小的画展起了巨大深远的影响,是解放后山水画创新的前驱,是山水画发展史中的里程碑,吴冠中在参观完张仃三人画展之后决定亲自去江南写生,后来在写生中获取创作灵感,后来创作出一些列江南水乡如拍卖近2亿元的《周庄》《飞燕》等一系列江山水乡的代表作品。可以说没有张仃的影响,就没有吴冠中。

翻阅乔十光先生的《谈漆论画》(人民美术出版社2003年出版),其中有一篇《君子和而不同——记张仃与吴冠中两位老师1975年的一次对话》文章一开头就写道:张仃和吴冠中都是他的老师,一位是他的课堂老师,一位是他的课外老师,“他们在平常的言谈和文章中经常表达相互的敬慕之情,如张仃老师对吴冠中老师油画民族化、国画现代化的理论和实践非常赞赏。吴冠中老师对张仃老师的中国画革新也大加肯定,并且对张仃老师把吴冠中老师从北京艺术学院调来工艺美院的知遇之恩深怀感激。相近的艺术观使他们过从甚密,友谊至深。偶然翻阅1975年5月15日的笔记,记录了他们的一次谈话,开诚布公,赤诚相见,互相褒贬,直言不讳,令人感动,其意义远远超过谈话本身。”

吴冠中先生曾说:“物以稀为贵,我不以为然。“稀”算什么,珍贵才贵。手创的艺术品都是独生子,健美的独生子珍贵。复印绘画名作,缘于众望所归,亦系作者的心愿。佳肴美食多多益善。珂罗版印制绘画接近原作,今日精益求精,直追乱真。艺术珍品应鼓励克隆,克隆的艺术应不断提高。这是发展的趋势,时代的趋势”。——吴冠中

1997年吴冠中提出版画的艺术克隆革命性的言论后,遭到众多业界同行纷纷谴责,唯独当时身体病症折磨的张仃站出支持他这一观点,但是由于身体情况不容许,没将自己的作品与吴冠中作品一起通过版画创作出来推出市场,截止张仃去世前都是一种遗憾!自从20世纪70年代后走到中国现代艺术的潮头,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吴冠中先生大声呼吁社会应重视美育教育,扫除“美盲”。更是身体力行的推广版画的制作,把作品通过复制的形式推广到寻常百姓家,让更多的普通百姓接触艺术、欣赏艺术,更好的提高全民美学修养。

世界名画的限量版权版画,是国际公认的一种艺术品收藏形式,很早就流行于欧美,世界绘画大师毕加索、米罗等人的限量版画作品很多,深受藏家喜爱。名画的限量版画制作,是让艺术品更多更快地走向普通群众的一项积极性文化措施。多年来吴冠中身体力行地参与版画的制作出版,把作品通过版画的方式推向社会、推向民间、推向家庭的举措是他一生艺术活动的重要一笔。1999年12月,由文化部主办,华瀚国际文化发展公司承办,庆祝吴冠中从艺六十周年大型展览“1999吴冠中艺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并由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1999吴冠中艺术展作品集》。

如今张仃大师的版画《红楼梦曹雪芹》亲笔签名版画,终于面世,盛世品今文化艺术馆能够获得此套版画的独家首发权,是广大盛世品今文化藏品的福音,也是盛世品今文化艺术馆的荣耀,因为限量199版,其中1号和8号为张仃之子张朗朗先生独家收藏,盛世品今文化独家收藏10幅,另有30幅作品被相关博物馆和美术馆机构馆藏,留给大家抢藏的名额不足150张,请大家把握抢藏机会,认准张仃之子张朗朗独家授权机构抢藏,以免上当受骗!

张仃先生的画,他的焦墨山水以质胜,质实而富韵致,笔中时时透露出坚韧不拔的阳刚之气。当今时代,更为难能可贵。

数十年来,先生在精神焕发的时期,这些特点都有强烈的反映。30年代的漫画,无论造型、笔墨还是构图立意,气概之强悍是表露无遗的。60年代那批装饰性强,受现代主义影响明显的作品,亦复如此。每当先生神采飞扬之时,他的精神气质均有特出的表现,成为当时艺坛最响亮的声音,独领风骚。

张先生的焦墨时代,是延续时间最长,最具规模,积力最深,成就最大的时期。好像有神助,60年代开始,先生在精神方面遭受的剧痛、重伤,好像炼狱,为他对焦墨的选择,给予了充分的精神铺垫,到70年代重返画坛,当其时,以先生的秉性气质,才具之高,善于思考的质素,见识之广,不给自己出难题,不举高标,做平淡无奇的选择是不可能的!同时代人,如李可染先生是最了解先生的潜质的,当他在1977年谈《房山十渡焦墨写生》并题识之时,必有极高的期待。他一定满怀喜悦,心称“是其时矣”,好像一纸宣言,独辟蹊径,一往无前,规模和气概已经跃然于纸上。张先生英雄主义的理想从此可以大展宏图了。此时的张仃已经是满头白发。从现在往回走二十年,读这本《大山之子——画家张仃》的画册,他给自己排的课程表,简直是又一个完整的人生之旅。张先生已故夫人陈布文女士为《房山十渡焦墨写生》写的跋,读来是很感人的。其中可以见到他们相知之深。这以后的二十多年,与先生相濡以沫,给予张先生以极深情感与精神支持的夫人,诗人灰娃,对于先生的焦墨时代,其重要性是无可比拟的。其间的悲喜交集往返激荡,在焦墨之中具有深切反响。

大气象,是张先生许多焦墨作品的共同特征。不但画太行、昆仑、太岳如此,有的重其巍峨、雄壮,有的画其苍茫。而《昆仑颂》则如同一首壮怀激烈的交响诗,这样的宏幅巨制是前无古人的,而一幅《巨木赞》,简直像是赞颂灵魂不死的“神曲”。

张先生的山水中几乎没有人,但画中有深情。先生知人、知世,深爱自然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无尽的生机,我以为,也是我深深为之感动的,在张先生山水之中有对于天地人心,对整个自然界饱含深深的敬畏之心,敬畏之感,敬畏之情。这正是中华民族文化根底的精神之所托。这本是我们共同的宗教,这不是宗教的宗教,这是信仰。

在当今社会,我们要呼喊的正是这种精神,正是这种敬畏之情,是我们的文化延绵不断,生生不止,创造力源源不断。天行健,才不是一句空话,才有正气,不为时俗嚣张虚名浮浅所累,潜心独造。我名之为阳刚之气,这是张先生艺术的根底。

焦墨山水,是张先生一直呼喊民族文化精神的最强音,是迈向21世纪中国美术史重要的一笔。

号它山,辽宁黑山人;中国当代著名国画家、漫画家、壁画家、书法家、工艺美术家、美术教育家、美术理论家;曾担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全国壁画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副理事长、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黄宾虹研究会会长、第一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院长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第一任院长《1949—1989中国美术年鉴》顾问等职务。

张仃先生,在他近八十年的艺术生涯中,活跃于漫画、实用美术、艺术设计、展示设计、舞台美术、动画电影、装饰绘画、壁画、中国画、书法、艺术批评、美术教育等诸多领域,以其充沛的艺术激情与超常的艺术能量,纵横捭阖于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学院与民间的语境之中,成为我们解读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一个经典文本和“活化石”也是中国美术史上不可遗忘的丰碑人物。在张仃先生百年诞辰之际,中国美术馆和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等先后举办展览,纪念这位美术奇才。张仃先生的一生,就是一部活生生的中国现代美术史,接下来让我们走进张仃的艺术世界!

新中国国徽诞生记!1949年,新中国即将宣告成立,由于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都没有国旗、国徽或国歌,新中国形象的艺术设计成为燃眉之急。1949年7月,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公开发布《征求国旗、国徽图案及国歌词谱启事》,对国徽的设计提出三点要求:一、中国特征;二、政权特征;三、形式庄严富丽。国徽设计前期甄选后,七零八碎的都淘汰了。据1949年8月5日下午三时半在北京饭店六楼大厅召开的政协第六小组(拟定国旗、国徽、国歌方案)第二次全体会议记录,当时已经收到设计稿28份,但皆因不符合上述三条原则而被否定。最终,在周恩来的指示下成立了两个小组,一个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张仃领导小组:张仃、张光宇、周令钊、钟灵等。另一个是清华大学的梁思成林徽因夫妻小组:梁思成、林徽因、莫宗江、李宗津、朱畅中、高庄等。当两组方案放在一起比较时,风格大相径庭。中央美术学院组设计出来的国徽方案,以为中心,有五星、齿轮、麦穗和绶带等。张仃在《国徽应征图案设计含义》中阐述道:一、红色齿轮,金色嘉禾,象征工农联盟。齿轮上方,置五角红星,象征工人阶级政党——中国的领导。二、齿轮嘉禾下方结以红带,象征全国人民大团结,国家富强康乐。三、——富有革命历史意义的代表性建筑物,是我国五千年文化,伟大,坚强,英雄祖国的象征。梁思成小组的国徽,调子是灰色的。核心内容是一块玉璧,设计理念为:玉璧有国器的象征,也含指祖国统一,完璧归赵。文人气息浓郁。与此同时,林徽因诚恳地列举了她参考的其他国家的国徽为例,认为一个国家的国徽不应该放进去建筑物,尤其是帝王象征的。在激烈的争论后,出来定夺:不应视为封建的象征,应该视为民主的象征、革命的象征放进国徽去。肯定了中央美术学院组的创意之后,也就是要确定新的国徽中哪些标志物属于必须出现的。周恩来作了这样的总结:新的国徽要有,要有五星,要有齿轮,要有麦穗,还要加上稻穗。应当说,张仃是国徽的创意者,而林徽因等则为其最终完善者。周恩来亲自找梁思成谈话,说服他接受张仃以为国徽主体的设计方案,并委托清华大学营建系最终完成国徽图案的制作。而城楼上悬挂的第一枚国徽,则是张仃亲自跑到前门外,找到一位雕刻师傅,制作的一枚木制国徽。国徽挂到上,有功人员八名,梁思成、张仃、林徽因、张光宇、高庄、钟灵、周令钊等每个人奖励八百斤小米

在新中国诞生之际,张仃以革命文艺家的历史使命和卓越才华,先后出色地完成了一系列新中国国家形象的艺术设计和组织领导工作。如《三年解放战争》大型画册的编辑设计,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场设计、全国政协会徽设计、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议纪念邮票设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场设计等,并领导中央美术学院国徽设计小组工作,亲自参与国徽设计,以作为新中国国徽的主题形象,就是出自张仃的创意。他还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美术设计工作,城楼和广场大会会场设计,怀仁堂、勤政殿的改造设计,第一批开国大典纪念邮票设计,以及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北京“十大建筑”美术组的领导工作。除此之外,他还担纲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在西方国家举办的各种国际博览会的中国馆总体设计和领导工作,向世界展示出一个新生的、朝气蓬勃的中国形象,在当时的国际贸易和文化交流中产生了重要影响,开创了新中国展示艺术设计专业和事业的先河。由此,张仃也被誉为新中国的“形象设计师”。

清华华大学校长邱勇,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馆长冯远,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周丽宁,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徐里,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北京画院院长、北京美协主席王明明,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中国美协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首都博物馆党委书记白杰,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江舟,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谢小凡,中国科学院、工程院院士吴良镛,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原院长常沙娜,原轻工部部长、中国轻工联合会名誉会长陈士能,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邓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党委书记李功强,鲁迅美术学院院长李象群,北京服装学院院长刘元风等全国各大艺术院校领导,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主任周郑生、中国工艺美术学会负责人,张仃先生的夫人理召先生,张仃先生的儿子张郎郎先生、张大伟先生等亲属,清尚集团董事长吴晞,艺术界人士,清华大学师生等近300人参加了开幕式。开幕式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主持。邱勇、冯远、徐里、常沙娜、理召先后致辞.

2010年2月21日上午10时,张仃先生在北京总医院不幸逝世,享年94岁

2010年2月22日,中央、国务院总理致电清华大学,对张仃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

2010年2月22日, 中央、中央、国务院副总理赠送花篮。

2010年2月23日,中央、全国政协主席,中央,中央、国家副主席习赠送花篮。

2010年2月24日,中央、国家主席致电,对张仃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并赠送花篮。

清华大学将举行张仃先生追思会,缅怀这位20世纪中国的“大美术家”。此前清华大学宣布成立了张仃艺术研究中心,清华党委书记胡和平表示,即将建设的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要为张仃专门设立永久性陈列馆。

2013年1月6日,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名家收藏委员会等主办,《收藏界》杂志等单位承办的“2012影响中国收藏界十大经典人物”在京揭晓。张仃成为入选者。

“张仃先生的一生横跨两个世纪,他的命运始终与祖国和民族的命运连在一起,从青少年时代起他即用艺术抵御外侮,鞭挞黑暗,讴歌光明,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书写着波澜壮阔、伟岸雄奇的一生。

张仃先生一生的艺术实践几近涵盖了艺术的所有领域,他是20世纪中国艺术的集大成者,他对20世纪中国艺术的贡献成就卓然,无可替代。

张仃大师将自己一生80年献给了中国美术教育,于2010年2月21逝于北京,相隔4个月吴冠中先生相继离世于2010年6月25日离开人世间,在生前,对吴冠中“国画现代化”的艺术实验,张仃长期以来一直积极支持。1978年,复出的张仃在中央工艺美院亲自主持了《吴冠中绘画展》,第二年《吴冠中绘画作品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张仃为之撰写前言,随后又在《文艺研究》上发表《油画的民族化,国画的现代化》,高度评价吴冠中的创作。此后张仃一再为文,对吴冠中的中国画艺术革新予以充分肯定,直到1991年,还为《吴冠中师生展》撰写《风筝没有断线》。尽管如此,张仃自己的艺术探索却与吴冠中大相径庭,在焦墨山水的世界中孜孜矻矻,乐此不疲,一面补传统的课,一面以造化为师,盛世文化小编在此也祝两位良师益友在天也能探讨艺术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