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陶瓷鉴定研究——如何通过纹饰鉴定古陶瓷(三)

瓷器纹饰是瓷器表面的装饰花纹或图案,是瓷器构成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化瓷器的主要手段之一。自远古时代我国的原始陶器就出现简单的纹样装饰,到唐代时陶瓷纹样装饰就形成了灿烂的局面,历经宋、元、明、清而不衰。

纵观瓷器装饰纹样可大致分成以下几个种类,有几何图案纹、植物纹、动物纹、山水人物纹。在鉴别时无论是哪种题材纹饰,首先要注意绘画风格和笔法的技艺水平。

几何图案纹是瓷器最早出现的纹样。早在新石器时代的彩陶上就出现了一些漂亮的几何纹样。到了明清时期几何纹样已经发展的十分丰富多彩了,有的还带有某种宗教文化的影响,比如八宝纹、杂宝纹、八卦纹、纹等。

在传世品中,还有采用织锦上的二方连续图案做为瓷器上的纹饰,被称为锦纹,繁密规整,华丽精致。但锦纹一般不作为主纹而作边饰。特别指出的是元青花已用多种不同织锦样的纹饰画成二方连续图案组成通体多层次的瓷画,形成了元青花纹饰的时代特征。元青花回纹的画法更为独特,其将每组回纹断开的画法与明清连续不断的画法有别。

传世品中具有宗教色彩的纹样用作瓷画的局部纹饰图案,早在宋元之际的瓷器上就已出现,明清以后比较有代表性的、具有时代特征的多为璎珞纹、宝杵纹和八卦纹。

璎珞原是把珠石用丝线编系成多层似脉络形的装饰品,最早见于元代瓷塑,代表器物如首都博物馆馆藏的1969年出土于元大都遗址的元代青白瓷观音像,为元代瓷佛造像的代表作。在元代器物上常常出现串珠纹作为开光纹饰的边饰,形成时代特色。

明嘉靖、万历年间绘璎珞纹饰器物往往在琢器上或加饰在花纹中,形成时代特征。到了清代,康熙、乾隆朝的彩瓷常见璎珞与八吉祥纹组合成吉祥图案,璎珞纹饰的色彩清丽,画工精细,比起同时期民窑的璎珞纹饰器物有很大的不同(图26)。

宝杵纹是一种具有藏传佛教风格瓷器装饰的纹样。宝杵是藏传佛教法器之一,又称金刚杵。宝杵用于瓷器纹饰最早见于元代青花碗内,于明初瓷器上较为少见,盛行于明代中期。清代饰宝杵纹的器物较明代明显要少,但绘画精细,勾勒的线条立体感较强,装饰韵味较明代浓郁。

八卦纹是一种典型的带有道教色彩纹饰,大致创始于元代,代表道教的八卦纹自然在生活中也十分常见了。嘉靖朝瓷器中大量出现八卦纹,形成时代特征。由此可见,瓷器装饰纹饰题材跟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宗教信仰是有很大关系的。清康熙时期,八卦纹多与太极图组合在一起出现在瓷器上,八卦分居八方,正中则为太极图。

瓷器上的植物纹样种类就非常丰富了,在所有纹样占有重要的位置,以缠枝形式的植物纹在所有的纹饰中占有很大的比重,成为明清两代瓷器植物纹饰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自然界中有的植物几乎在瓷器上都有所反映,例如清雍正青花釉里红梅瓶用竹叶组合成诗句“竹有擎天势,苍松耐岁寒。梅花魁万卉,三友四时欢”,植物纹瓷画中又有诗句,极为珍贵。

清代植物纹的装饰方法也多种多样,有分割法、对称法、二方连续等等,取得了灵活多变的艺术效果。清代是我国瓷器植物纹表现装饰的黄金时代。

元代独特的植物纹有月梅纹(俗称“影梅”)和栀子花纹。月梅纹在宋元时期成为特色独具的工艺美术品装饰题材,不断出现在陶瓷、金属、漆器等工艺制品上,文献中所谓“月映梅疏”器皿的时代多集中在南宋至元代,元代吉州窑和磁州窑瓷画常见一枝折枝梅花左上方划刻或绘画一弯月亮,画面非常简洁清丽。

栀子花是原产于我国南方的一种常绿灌木,为重要的庭院观赏植物,元代景德镇工匠就地取材,将栀子花纹用于青花或彩瓷的装饰纹样,均画在盘口沿处或梅瓶的颈部、腹部环绕一周,形成装饰带,为元代的独特纹样。

明清时期很流行缠枝花纹和折枝花纹。如缠枝莲、缠枝牡丹等纹样,始创于唐宋,明清尤为盛行。乾隆朝缠枝花的叶子多变形,较为细碎,或呈洋花、洋叶状。折枝花纹一般是在器物的显著部位绘画一枝折下的花卉,故名。宋以后流行,元明清瓷器上常见。元代缠枝花画法有固定模式,其牡丹花叶为五瓣肥胖状,莲花叶似葫芦状还出小插,菊花叶边呈锯齿状。这种固定模式的绘画,为元代独有。

明代洪武朝瓷器纹饰以花卉纹为多见,在花卉纹中又以扁菊纹和缠枝扁菊纹最为突出。洪武时所画的菊花均成椭圆形,留白边,扁菊的花蕊绘成细方格状,而且是每朵为两圏花瓣,在元代则是单瓣的,这是与前朝相区别的一个时代特征。

永宣时期常见一种“一束莲”(又称“把莲”)的植物纹。“一束莲”纹始见于元青花,至永宣时被大量采用。此纹饰对后世影响极大,清代雍正、乾隆朝皆有仿制。

清初顺治朝出现了一种独特的秋叶洞石纹。秋叶洞石纹中光怪陆离的怪石象征着一种高洁的气质和坚强的毅力。顺治时期秋叶洞石纹饰通过秋叶、花卉、洞石等合规律的、抽象的、象征的表现手法,这种秋叶洞石纹饰清初较普遍。

康熙朝瓷器上植物纹盛行“双犄牡丹”图,图中的牡丹就像是长了两只角,往两边叉开。康熙时期,中国绘画开始受西方绘画的影响,所以画家试图把一朵花画成立体的,当他不能画成立体时就成了一个独特的艺术样式,叫双犄牡丹。

另一创自康熙朝的植物纹饰为冰梅纹,是一种以仿宋官窑冰裂片纹为地,并于其上画朵梅或枝梅的装饰纹样,多以青花或五彩作画。康熙冰梅纹盖罐最典型。

晚清、民国亦多有摹绘,但青花冰裂纹地的裂纹有的明显,有的不明显。现代仿制品比较多见,其胎体细白,青花色调过于艳丽光亮,个别有“康熙年制”伪款。

雍正朝粉彩大兴,粉彩过枝桃蝠纹盘,从盘外壁开始绘桃枝叶及桃,通过盘口过到盘心接绘桃枝叶及蝙蝠,很有情趣。值得注意的是故宫旧藏清雍正粉彩桃蝠纹天球瓶的瓷画中有八个大桃,而乾隆粉彩桃蝠纹天球瓶绘九个大桃。

此类器物晚清民国直到现在都有仿制,仿制水平不一。光绪仿粉彩九桃大瓶也很名贵,其胎体稍厚重,粉彩较厚润,绘画线条粗,底有“大清乾隆年制”伪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