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敦煌守护使者”作品再重逢;具象、抽象绘画迎来重新回望……

7月15日,两代“敦煌守护使者”常书鸿、常沙娜父女作品展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开幕,为我们带来满满温情与感动。展览展出从未展示过的常书鸿、常沙娜临摹敦煌壁画的原作,尤其是常沙娜先生于十三、四岁时的临摹作品,其用笔之流畅自然与画面法度之严谨令人惊叹;7月18日,红砖美术馆将以17位艺术家馆藏作品组成五周年馆藏特展,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此外,这个周末,你还可以选择去松美术馆和偏锋新艺术空间,那里将分别呈现抽象、具象绘画领域国内外艺术家的精彩之作。

自2014年起,“花开敦煌”展览已走过北京、深圳、高雄、巴黎、伊斯坦布尔、莫斯科等多个国际城市。与之前的“常沙娜图案研究与应用展”不同,这次是“常书鸿、常沙娜父女作品展”,展览中增加了之前未曾展示的常书鸿、常沙娜临摹敦煌壁画的原作,并辅以大量珍贵的图片、文献及信札等实物资料。常沙娜的作品更是显示出一种超群的悟性与天赋,面对这些线条流畅自然、画面法度严谨的画作,你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于一个仅有十三、四岁的孩童之手。详细

日本建筑师石上纯也曾连续两次代表日本参与威尼斯建筑双年展(2008年、2010年),并荣获2010年第12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石上纯也的建筑设计去除了一切不必要的元素,清新、白净、轻盈,景观中映射着诗意。

此次展览“自由建筑”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共同推出的石上纯也的中国首次个人展览。展览不仅将囊括“神奈川工科大学KAIT工房”(第61届日本建筑学会奖)、“住宅与餐厅”、“森林幼儿园”、“谷之教堂”等20组建筑项目,还将通过大尺度的模型、建筑手绘、设计手稿、影像资料等方式,向观众揭示建筑师实现理念的过程与细节。

香港—佩斯画廊将呈现知名日本艺术家名和晃平于香港的首次个展“新作”。作为一名多领域艺术家,名和晃平致力于创作中感知虚拟与物理的空间,并探讨自然与人工之间的关系。他的作品基于个体与整体之间的因果律,展现分散的部分如何通过复杂和动态的结构聚集在一起。展览将展出名和晃平《PixCell》、《御座》、《颗粒》、《方向》和《时刻》等多个系列作品。

偏锋新艺术空间将推出“藏锋敛锐——具象绘画群展”。具象绘画之所以在中国当代绘画中成为主流是由于整个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现代性的背景。经历写实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交织成长之后,从传统中走来的具象绘画更国际、更当代。此次展览以问题化的角度,通过呈现艺术家尹朝阳、倪军、宋琨、康海涛、章剑、周文中、齐星、陈卓、江山春等学院精英化文化背景下的不同个案,重新讨论 “具象”绘画在当下的多种可能性。

本次展览汇集了不同年代的13位艺术家的精选作品,将从主观视角勾勒出近一个世纪以来抽象绘画的演变,以及其所催生的各类实践。从亚洲到美国以及欧洲,本次展览中的艺术家在延续抽象艺术传统的同时也为其带来创新,见证着抽象艺术的生机、多元和向心力。

2012年,旅法艺术家黄永砅的《千手观音》有缘成为红砖美术馆首件馆藏;2014年5月23日,红砖美术馆以开馆展“太平广记”呈现10位当代艺术家,拉开帷幕;作为美术馆五周年对成长记忆的回望,红砖将于7月18日推出馆藏展“千手观音”,以期通过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丹·格雷厄姆、何子彦、黄孙权、黄永砅、加藤泉、安德里亚斯·穆埃、劳拉·普罗沃斯特、邱志杰、安德烈斯·塞拉诺、沈远、里克力·提拉瓦尼、吴山专&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温普林、肖鲁、邢丹文,这17位艺术家的作品进行一次回顾与展望。

2019年7月13日,琴嘎十年来最重要的个展《琴嘎》在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开幕。展览展出《去往何处》、《信仰》和《围栏计划》三件重要作品。作品从雕塑出发,媒介涵盖影像、行为、摄影、社会调查、机构组织等。策展人崔灿灿在文章中写道,琴嘎20年来的艺术实践从探讨个体的肉身处境出发,到关于“重生”的自我身份的找寻,再到如今他运用蒙古民族印记,展现自我意识的觉醒。这个过程中,琴嘎一直用游牧的方式理解世界。雕塑用来记录转瞬即逝的重要时刻,组成临时的流动瞬间,犹如逐水草而居的迁徙生活。详细

41项精彩活动,48个场地,“艺文荟澳”串联国际艺术展览、表演活动、国际青年节庆、高校视艺展示等活动为一体,通过多元媒介与艺术平台,打造出立足澳门本土,规模空前的大型文艺节庆,将澳门文化旅游品牌推向世界。

从与“艺文荟澳”同日开幕的“Art Macao国际艺术大展”,到“丝路古忆——西夏文物特展”“美在新时代——中国美术馆典藏大师作品展”等,“艺文荟澳”的众多展览为您开启消夏之旅,不容错过!详细

华侨城盒子美术馆将推出梁绍基、梁铨双人展“益”,由策展人许晟策划,展示二人在不同的媒介与风格中惺惺相惜,遥相呼应的状态,以及超越形式与观念的生命与精神层面的碰撞。“益”源自二人的生活与创作状态:梁绍基的蚕在春日吐丝,蚕丝柔软而悠长,却暗藏着春雷般的蓬勃生机;梁铨最喜欢在夏天作画,气候炎热,作品中绵延的凉意却如茶香和树荫,优雅地抚慰着躁动。“益”中的雷与木如君子相逢,两相助益。益者,攸往大川,益于天下之道。以中正之道益天下,正是两人生活的状态和艺术的追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