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当代没有代表性的书法家?

日日临池把墨研,何曾粉笔去争妍。要知画法通书法,兰竹如同草隶然。古时中国,从刻刀至毛笔,由竹简、绢布到纸张,本身便是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

而这一演变之下,是文字的不断更迭,亦是一段段文明传承的记载。中国字,承载了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明,亦是先辈们创造之辉煌。

曾几何时,毛笔是字的载体,古人的“落笔如有神”必脱不开毛笔。古代具有代表性的书法家何止一二。不论其他,单论两晋书风之时,便有二王之类的代表人物。

近代中国之前,历朝历代的政权更迭,不变的始终便是王权之上的封建统治。而在那个时代,大环境便促成了书法家的诞生。

社会始终在进步,以古论今必有其不可取之处。自然,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乃为对待过往之纯然做法,可在此之外,依旧需要考虑社会环境对各方各面的影响与撼动。

大环境很大程度上,也便促成了当代没有代表性书法家。现今,一切都在往便利发展,电子器械的诞生,方便了人们生活,亦在改变众人的生活习惯。

古时,车马很慢、书信很远,翻译过来便是交通不便,有些人一别便是天长地久永不复见。

但如今,汽车、飞机、高铁等便利出行工具已然代替畜力和人力,车马之术反倒成为贵族课程,意图接触需耗费巨大财力。手机的盛行,更是令讯息一瞬之间便可抵达对方手中。

这一切,都在彰显便利,而除却生活之外的便利,自然也包括习惯之内的便利。好逸恶劳是多数人的本性,能够躺着何苦站着?

书写便体现了这一原则,书法之道,自是雅致,可从调水研磨开始,到一笔一划之寒暑磨练,想来还是水笔之流来的省事方便。

或许有人会抨击忘本,可省时省事便是水笔之流成为社会书写主要载体的主要缘由。

当然,国人亦未曾忘本。对于书法,众人始终秉持着一份虔诚与敬仰。这便是骨髓内的传承和认可。只是,再多的认可,亦无法改变人们对于书法日渐的陌生。

而这份陌生,便是大环境之下的必然结果。书法距离人们,不再是古时的必要为之,而是荣登高雅艺术殿堂的行列。

它俨然渐渐和人们日常生活所脱节,或许有幸看到,能够发出精美绝伦的喟叹,但若不见,几人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在古代,落笔之风很大程度便代表人之风度,故而可以貌丑但必习得一手好字。那个一切很慢的时代,唯有书法立判高下。字如其人,便是此意。以貌取人在当时,许更有几分以字取人之意也。

于是,在社会不断的发展下,一手漂亮的书法,成为了士大夫必备技能。帝王一目了然的,必然先是字体,后为其人。赏心悦目有何不好?一番夸奖之后说不好还有赏识境遇。

当然,在古代,书法是文人的大事。惊艳绝伦的诗句遗世诗句能有几何?文采有限的前提下,卖弄笔墨何不来的方便许多。

一番摘抄之后,是众人络绎不绝的称赞与自身的志得意满。当然,此处并无贬低之意,古时多数大书法家,皆是内涵与修养齐头并进,身份与地位相得益彰的。

此便为古代大环境,那是一个鼓励书法的时代。于是,那漫长的岁月中,喷涌而出许多具有代表性的书法家。

王羲之的《兰亭序》距今都是旷世之作,而到今日,近现代的大书法家,能唤出名讳的,又有几人?

现代中国,并不具有这些诞生具有代表性书法家的大环境。古人宣扬“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书中晦涩唯靠自我参破。

但时至今日,科技发达,人们在动脑的同时,又依赖于某些浏览网页的帮助,很多事情,已然不需入脑入心,学会运用现代技术便足以满足多数需求。

于是,看书之人愈发少见。众人沉迷于各类视频软件,哈哈大笑之余便是脑袋空空如也。胸心中沟壑没了,文化涵养少了,纵然教育普及,也难免提笔忘字的情况存在。

这样水准与需要依托科举升迁来改变一生的古人相提并论,显然失衡。此为文化涵养的缺失,一个不可争辩的重要因素之一。

而后便是“规范化”和“规则化”的艺术市场,这样的说法或许有所偏颇,但大致意思便是社会人为的将一项艺术三六九等化了。

当然,这一现象并非仅限于书法。位配其能吗?不得而知,是否可能排除资质等多方影响,更是未可知也。

当然,对祖宗传承感兴趣者何止一二,学习书法者比也有之。只是,传授者水准层次不齐,受训者能力则飘忽不定。

行业的生态健康,很多适合只能规范却无法规定,各色水准均参与至教授之列。好为人师,可配人师?大致是以其营生,谋一份生活罢了。

而学习者中,多少能够持之以恒?多为一时新鲜,半途折返。来又去,去又来,学习的人一茬茬,学有所成的寥寥无几。浮躁之气,在社会中弥漫。

以上,便是现今社会环境的大趋势。与古代环境两相对比,高低立见,此也便成为当地没有代表性书法家的重要因素之一。

当今社会,是一个快消费的时代,人们的节奏太快,衣食住行都走向了不同。沉重的生活压力在不断推着人们前行,于是便有了许多的漠视。

这份漠视,是对生活的无奈,亦是自身折射而出的心酸。多少人,在浩荡的生活中丢失自我,选择随波逐流。这类人,活得麻木且妥协,可悲的是,多数人都是如此。

于是,苦心孤诣之人,渐渐成为社会中的异类,他们纵然全心与自己的创作中,亦不能免于受人非议,惹来声声“穷酸”。为何呢?因为金钱的蚕食性。

几乎所有人都认可,艺术是个烧钱的“玩意儿”,于是许多家庭选择望而却步。不知不觉间,说不清遏制了多少孩子原本该有的天赋。

在某些方面,这也算被禁锢的思想,那些一味投身于艺术事业,例如书法行业的人,自然会被视同不断消耗钱财却产出无几的异类。

而这样歧视的态度,在日复一日中不知会阻拦多少人坚持的决心。于是,那些真心热爱,愿意坚持的,最终屈服在大多数人的世俗眼光中。

这些坚持到最终的人,当真没什么成果吗?想来并非如此,而是这个社会的浮躁和特性,令这些优秀的书法无人赏识。

空谷幽兰若有人发觉,那便是珍宝,倘若无人眷顾,只是山中野草。事实如此残酷,却又如此真实。

社会的各类资源都有所倾斜,书法这一行当,所得到的倾斜资源太少。人们更愿意关注明星八卦,热衷于追剧捧星,因为欢声笑语、轻轻松松。

而书法这类的文艺行业,需要投入太多的精力钻研了解,对许多人而言,何苦来哉。这个行业,暂且是不受追捧的。

而在这样的条件之下,当代没有代表性的书法家,显然是能够理解的。如今祈愿,便是将来的发展之下,能够有一批批的人们扛起书法的大旗,让千百年的传承熠熠生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