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性情的文博大家:史树青

当收藏成为一种时尚并日益为人们所认知的时候,一个有眼力、有学识,判断力准确的鉴赏家便拥有了某种尊严。他多年的经验、丰富的见识,使得他对浩如烟海的古文化一目了然,对古文化的执著与痴迷又反过来引诱着他不能自己,于是他风尘仆仆八方奔走,认真考据又旁征博引,在外行人看来如迷宫般的古文化的蛛丝马迹,在他的阅读视野中不啻是清清爽爽的楷书。史树青先生,正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博览群书,征史探源,博中有专,学养深厚;他,为人谦和,提携后进,宽厚仁爱,藏而不私。他的一生,是勤奋求学、严谨治学的一生;他的一生,是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一生。《鉴定国宝的“国宝”:史树青传》一书将毕生心血与智慧奉献于文物研究和博物馆事业的史树青先生展现在我们面前。

史树青(1922—2007),曾任国家博物馆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收藏家》杂志主编、南开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北京大学考古系研究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研究生导师、北京文史报编辑等职。中国博物馆学会名誉理事、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理事、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理事。

最早一睹先生风采是在《国宝大观》一书中,知道他早年毕业于辅仁大学中文系,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参加过银雀山竹简、马王堆帛书的整理和研究,著有《长沙仰天湖出土楚简研究》《祖国悠久历史文化瑰宝》等。晚年出版的《大百科全书·文物卷》《应县木塔辽代秘藏》和《中国文物精华大全》,都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端的是一位饱学的学者。

在辅仁大学期间,史树青习文研史,学业之余读书不辍,涉猎极广,为一生的研究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47年,史树青从辅仁大学文科研究所毕业,经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余嘉锡先生推荐,史树青进入国立中央博物院北平历史博物馆。从此以后,史树青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热爱的文物发掘、鉴赏工作。史树青先生是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元老,他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从1947年进馆还是风华正茂的青年,到2002年正式退休已是八旬老人,他把人生中的55年都奉献给了中国历史博物馆。

史树青先生一辈子都奉献给了文博事业,他为国家抢救了大量的文物珍宝,同时在民间也发现了不少宝贝。从在中学时花两毛钱在旧货市场买到的“丘逢甲”的画到成吉思汗画像;从“成吉思汗皇帝圣旨金牌”到“越王勾践剑”;从早点摊上买回的“宣德青花大盘”到海南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朱庐执刲”银印……他为国家挽回了上万件国宝。一件文物,到了他的手中,过目即知真伪,因此他被称为鉴定国宝的“国宝”。

但就是这样一位文物大家,史树青先生在生活上的简朴是出了名的,有时甚至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他直到2002年才正式从中国历史博物馆退休,那时候他已是80高龄。在他的晚年,只要健康状况允许,他都坚持每天准点上班,风雨无阻。他谢绝了馆里派车接送他的建议,自己挤公共汽车上下班。常有熟人当面“埋怨”史老不会享受,跟不上时代,而他总是呵呵一笑,不以为意。

翻看史树青生前出席各种活动和会议的照片,可以看出,他翻来覆去就那两三件衣服,一件浅灰色中山装,一件藏青色中山装,80岁以后常穿的是件灰色对襟中装。在饮食方面,史树青更是毫无要求,填饱肚子就行,简单到了极点。史先生是文博界的泰斗级人物,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地位尊崇,在他那种老派正统的观念中,总觉得生活奢侈并非享受,而是更接近于一种罪恶。

与史树青先生有过接触的人,无不对他性格中的“真”印象深刻。做了一生“真”人,自然对一个“假”字深恶痛绝。他平生最反感的就是弄虚作假、不懂装懂、披着做学问的外衣沽名钓誉的人。而他自己,向来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绝不仗着自己大学者的身份妄语欺人。史树青终身从业于文博界,其博学多才一向为人所称道,但再大的学问家也难免有知识死角,对此他不避讳也不伪饰。史树青先生这种实事求是,敢于就自己“专业范围”内的问题坦陈“我不懂”的学者风范,才是真正的学者应有的态度。

史树青先生的一生,是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一生。他为中国的文物保护事业和博物馆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留下了丰富的著述和宝贵的精神财富,留给文博界无尽的缅怀和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