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梁文化馆实地调研采访

按照实践进程发展,铜梁龙实践小队带着激动紧张的心于2022年7月11日早上8:00出发前往重庆铜梁文化馆。此次参与的线下团队人员有组长汤佳瑶,成员刘春梅、饶一览、陈大双、熊福林。

到达铜梁文化馆后,铜梁实践小队在大门前合影存档。按照重庆疫情防控工作检查后有序进入文化馆,文化馆馆长宗和云在百忙之中终于与铜梁龙实践小队见了面。采访人员是组长汤佳瑶,笔录人员是成员刘春梅,录影人员是成员熊福林,摄像人员是成员饶一览和陈大双。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正式采访馆长宗和云。

根据铜梁龙实践小队所提供的采访提纲,宗和云馆长和笔录人员各自人手一份,采访过程开始。

首先,铜梁龙篇。采访人组长汤佳瑶提问到铜梁龙的民俗文化。据宗和云馆长说,铜梁龙这种“图腾”形象是已经完完全全溶于血液之中,不可分割。作为一种古老的民俗文化,在铜梁,各个机关、企业、厂矿,每个乡镇、每个村,都有自己的舞龙队。春节期间,县城都会举办盛大的灯会,各个舞龙队、花灯队竞相出动,到元宵节最盛。再从铜梁龙造型来说,“狮子形象”、“金鱼尾巴”、“张合嘴”等都是创新成功受到众多好评的,铜梁龙与时俱进,这种龙形象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另外,铜梁龙迷人的传说很多,宗和云馆长一口说出最具影响力的一个,当时的铜梁龙灯吸引了临近的璧山、永川、荣昌、大足、潼南、合川以及上川东、小川北一带客商到铜梁赏玩。每到正月舞龙,县城旅栈客满,街道堵塞。大足朝佛,铜梁观灯的俚语传遍巴渝。

政府对铜梁龙的扶持力度,宗和云馆长提到的经费、人力与技术都是鼎力支持。以前,在铜梁政府看来,铜梁是个小地方,又穷。怎么样才能把铜梁的影响力提升呢?那么在1988年铜梁龙舞在北京举办的全国舞龙大赛上,铜梁蠕龙舞一举夺冠。这样的荣誉足够大,因此,铜梁政府便立刻抓住这种契机,把铜梁龙发扬光大。在传承铜梁龙这方面,宗和云馆长说到,各种机关运动会等重大活动都不会落下龙舞项目,并且实现全民普及龙舞教育,从幼童到老人,这就是铜梁政府对铜梁龙保护与传承最好的体现。

第二,铜梁龙舞和彩扎工艺篇。铜梁龙舞和彩扎工艺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两者紧密相连。铜梁龙彩扎工艺涉及美术,详细到景观、人物工艺品,且道具造型很精美漂亮。那么可想而知,铜梁龙舞所用道具全来自于彩扎工艺制作的,可以说铜梁龙舞不可能不受到广大市民的喜爱,也不可能没有名气。宗和云馆长还提到,传承路上,困难是会有的,在彩扎工艺上,铜梁文化产业受手工影响,没有别人机器化产业做的快,且成本较高,但产值与他们相差不了多少。在这一方面,铜梁文化产业选择手工,是想保留铜梁龙自身的灵气,而不像机器化制作出来的龙千篇一律,长的一样,失去了铜梁龙的感觉。

第三,铁水金花篇。采访人组长汤佳瑶在这一篇章中多次提问到1500摄氏度的铁水打出来的安全性问题,这也是一个正常人所担心的,也是铜梁龙实践小队所重点考究的主题。不过,宗和云馆长这样解释道,火龙表演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打铁水,在壮观精彩的表演中,人们又想接近它却又害怕接近。铁水伤人事件是会有的,比如伤到眼睛,皮肤,衣服等小处受到轻度到重度伤害,不会发生致命死亡。打铁水的师傅一般赤膊,也是担心水花打的力度不到位,落到衣服上燃烧快,危险性大的缘故。因此在表演场上,人们带着既喜欢又害怕的心态去观看,这样才是一个最好的状态,在宗和云馆长看来。在研究水花怎样打出来尽量避免不伤人以及打出水花的颜色亮度和开度要好看的问题上,师傅们也不是没改进过,在铁的材料上下功夫,具体成分文化产业机密,不便透露。

最后,本次采访接近尾声,宗和云馆长对铜梁龙实践小队表示关心,亲切询问之后的行程去向,嘱咐他们,后面的实践工作要认真具体的去落实,真正做出成果。

采访工作顺利完成,在宗和云馆长办公室下集体合照存档,铜梁龙实践小队对馆长表示非常感谢后,便抓紧行程去往下一个实践地方重庆铜梁虹贯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