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窑列传之五大名窑(下)

上篇讲了宋代“五大名窑”之说的来历及汝窑,下篇要把其他四窑讲完,篇幅紧张,尽量不跑题,不扯淡。

“官窑”一词有两个意思,狭义指设立在北宋开封和南宋杭州的皇室专用窑口。广义“官窑”泛指由皇室营建并主持烧造的窑口。官窑是相对于民窑而言的,有一些民窑的产品也会被采买进宫,但并不算官窑。官窑完全由皇室垄断,其产品的首要功能是朝廷用的礼器,其次才供皇帝日常使用。>

礼是维系封建社会结构的基础。当年子贡想省下祭庙用的羊,孔子骂他“尔爱其羊,吾爱其礼”,意思就是场面上的事绝不能省。这种儒家核心价值观被历代帝王所践行,祭祀天地祖先的事情,绝对不惜血本,所以古代几千人铸一个鼎,几代人磨一块玉,人不用,鬼神用。

上篇我们说过法门寺发现的秘色瓷,是瓷器被用于佛教礼仪。佛教虽是体面,但儒教才是根本,瓷器上位儒家的礼仪系统始于宋,徽宗曾下令用“陶匏之器”,就是瓷器,取代金铜器用于祭礼,说明瓷器又进一步,已经从物质领域上升到精神世界了。>

宋代皇家祭祀用的瓷器就是官窑,其质量自然是精益求精。现在许多文章一味讲官窑(广意的)瓷器如何精美如何牛逼,当然没错,但是忽略了官窑的通病:其产品依附于皇室意志,被各种礼法规章束缚着,精致但陈腐,有种浓郁的八股气息。而瓷器史上所有技术和风格创新都始于民窑,各种天马行空,奇思妙想。因为官窑瓷器存世量少的原故,其价格要高于民窑,但价值真不一定比得过民窑。>

宋代官窑有两种,就是古人说的“新官”和“旧官”。旧官指北宋官窑,又名修内司官窑,在汴京皇宫附近,因为黄河改道,窑址被埋在开封地下了,没挖过。北宋丢了江山,逃到江南偏安一隅,依然没忘场面上的事,立刻在杭州修了新官窑,又名郊坛下官窑,窑址在杭州南部的乌龟山。南北宋官窑瓷器极相似,傻傻分不清楚,有种“错把杭州作汴州”的味道。

宋代官窑的总体风格是保守复古。器形主要是模仿青铜器的鼎、尊、炉、觚,还有瓶盘和文具,颜色还是追求玉器效果的青色。紫口铁足、金丝铁线的特点和哥窑相同,转到哥窑。

必须隆重介绍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宋哥窑五足洗,又名乳钉五足洗。八年前我第一次看到她,觉得万丈红尘,尽在其中,立刻决定改行做瓷器。转折:今年春天我带儿子去上博,想给讲他改行的家史。等我们站在久违的五足洗前面时,我大惊失色,第一次在我儿子面前说了脏话:“,线糙!”

所以说朋友们,不要把爱好当职业!我做几年瓷器后再看五足洗,口沿变形、底足积釉、内壁落渣、外壁缩釉,总而言之,次品。当然用现在的工艺标准去衡量古人是不对的,他们连温度计都没有,能烧出这样的瓷器,已经很伟大了。但古人并没登峰造极,现代人也一直在进步。所以我就很不理解那些厚古薄今的朋友,东西必须旧的好,手艺肯定一代不如一代,照这个逻辑,人类早退化成猴子了。>

哥窑的窑址没有发现,宋代也没有文字记载,只有若干瓷器传世。关于哥窑的来历也是众说纷纭,但都不能自圆其说。

第一种出自明代的《七修类稿》,说南宋时有章生一,章生二兄弟,分别在龙泉烧窑,生一烧的是哥窑,生二烧的就是弟窑。这种说法在龙泉很流行,认为开片瓷器是哥窑,没有开片的是弟窑,章家兄弟也被当地瓷工视为祖师。但龙泉地方志里没有章氏兄弟的记载,而且龙泉烧瓷的历史早于南宋,所以章家不可能是龙泉窑的开创者。龙泉的确出产类似哥窑的瓷器,称为“龙泉哥窑”,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叫“传世哥窑”,前些年做了化学分析,两者虽然外观相似,但成分不同。那么,传世哥窑出自龙泉的说法站不住脚。

第二种,认为哥窑是元代民窑仿宋官窑的产品,理由是从来没有在宋墓里发挖出过哥窑器。这个牵强了,汝窑官窑也从没挖出来过。

第三种,说哥窑就是官窑的一个分支。在杭州凤凰山的确发现了宋代窑址,瓷片外观也与哥窑相似,但成分不同,所以也不可信。那么,哥窑的归属,说不清楚,就作为历史遗留问题,留给后人去解决吧。>

金丝铁线,紫口铁足,是哥窑和官窑共有的特征。金丝铁线指的是瓷器表面有金色和黄色的纹路,就是开片。开片又叫冰裂纹、百圾碎等等,形成原因是釉的膨胀系数大于胎,热胀冷缩时,釉被胎撑裂了,但是没有碎,也不会剥落。

严格说,瓷器的坯和釉的成分都不同,所有瓷器都开片,只是大部肉眼不可见。瓷器开片集中出现在开窑以后,窑门一开,冷空气进入,噼噼啪啪好像放鞭炮,非常热闹。温度一直在变化,所以开片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一些唐宋的老瓷器现在还会出现新开片,只是速度非常非常慢。如果你在家里摆几件瓷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会听到“啪”的一声,那是开片了。>

青瓷开片明显,尤其是灰尘进入开片缝隙后,看的很清楚。宋以前的越窑瓷器就有细密的开片,汝窑的蟹爪纹也是开片。人为地控制开片的形态,将其视为审美因素,始于官窑和哥窑。这两种瓷器应该是在开窑后不久,瓷工将墨汁涂抹在瓷器表面,让墨渗入裂纹,变成黑色,就是金丝铁线中的铁线。

那么金丝是怎么来的呢?刚才说过开片是持续的过程,涂墨后还会产生新的、无色的开片,青瓷釉中铁含量高,氧气进入缝隙后,把灰色的二价铁氧化成黄色的三价铁,看上去就是金色的了。其实仔细看哥窑和官窑瓷器,还有一种无色的短开片,这种开片是从内裂开的,表面没透,氧气和墨汁都进不去,所以一直是无色的。>

紫口铁足,要从哥窑官窑的胎说起。两窑的胎都是黑褐色的,无论杭州还是龙泉,当地瓷土做的胎都是灰色的,类似于汝窑的香灰胎,那么黑褐色的瓷胎是怎么来的呢?原来是瓷工发现,胎色越深,越能衬托釉的青色,所以故意在瓷土中添加紫金土。紫金土又名乌金土,类似于宜兴的紫砂土,含铁量在17%以上,掺到白瓷土里就让胎变成黑褐色,就是所谓的铁胎。这个也挺有意思,当时烧白瓷的工匠用化妆土,千方百计把胎描白,青瓷工匠用紫金土,不遗余力给胎抹黑。

釉是有流动性的,哥窑和官窑的釉很厚,甚至比胎还厚,流动性就更强,在窑里一烧就化了,化了就向下流,一流就把口沿的褐色胎露出来了,就是紫口。底足本来就不上釉,露出胎的本色,是谓铁足。

官窑和哥窑的区别。官窑是皇室用窑,形制比较严谨,几乎不见瑕疵,而哥窑相反,但器形丰富些。颜色上,官窑存世的有天青、粉青、月白、米黄色。史书里记载的哥窑也有粉青、月白、米黄、油灰色,但我见到的,不论实物还是照片,都是油灰色。>

另一个区别在开片,官窑开片稀,颜色浅,哥窑开片密,颜色深。只有一部分哥窑瓷器有同时金丝铁线两种颜色的开片,许多哥窑的开片是全黑色的。而官窑的开片或是黑或者黄,不会同时出现在一件器物上。上图是两个双鱼洗,请判断哪个是哥窑,哪个是官窑。

当其他窑口还在纠结于瓷器里铁的含量,徘徊在白青之间时,钧窑瓷工把目光投向了铜,烧成了色彩千变万化的铜釉,发现了瓷器的新大陆,高温颜色釉,很伟大。>

钧窑在宋代的禹州,在金代名钧州,钧窑之名大概由此而来。窑址很多,主要在今天的河南神垕,有民窑,还有专门为北宋皇室烧瓷的钧台窑。钧台窑烧的天青釉钧瓷与汝窑非常相似,所以后世有“钧汝不分”的说法。

现在神垕附近的山上还出产一种蓝色的孔雀石,古代的瓷工一定是用了这种高铜矿石,烧出了铜红釉。铜是很神奇的原料,在不同窑温和不同氧气浓度下,可以呈现为红色、紫色、绿色,与铁猛磷等原料配合,还可以表现出青色和蓝色。尤其是铜红,深沉凝重,富于变化,非常漂亮,明清出现了铁红金红,都无法取代铜红的位置。>

钧窑釉属于不透明的乳浊釉,其化学成分在当时是最复杂的,烧成难度也最高。单色钧瓷有天青色、月白色、玫瑰紫色。最精彩的是以青色为基色,点缀着紫红色的斑点的窑变釉,色斑随着釉的流动变幻莫测,所以有“钧瓷无双”的说法。>

钧窑的另一个特点是蚯蚓走泥纹,就是在釉面中有好似蚯蚓爬过的痕迹。一种解释是烧制过程中气泡留下的轨迹;另一种是说钧瓷釉厚,烧低温时釉面开裂,到高温时融化的釉又填补进裂纹而形成的。我觉得第二种说法更合理。>

钧瓷不但釉厚,胎也厚,主要器形有瓶、尊、洗、觚一类的仿铜器,还有盘碗一类的日用器。钧瓷还有许多精致的花盆,名窑里面只有钧窑热衷于做花盆,真奇怪。而且花盆底还写着各种数字,数字的含意有好多解释,每种解释又都能找出反例,不赘述了。

钧窑是窑系,在宋代就影响了许多北方窑口,后来在南方又发展出三个分支,广钧、宜钧、炉钧。>

广钧始于宋,产自广东石湾,因为是陶器,又名泥钧。其创新之处在二次施釉,先以黑釉打底,再施红绿蓝等釉色。>

宜钧是明代出现的,位于宜兴,创始人欧子明,故又称“欧窑”。其特点是以紫砂做胎,颜色以青蓝居多。>

炉钧在景德镇,清代开始的,按雍正督陶官唐英的记载,炉钧仿的是广窑和宜钧,而不是北方钧窑。炉钧的特点是烧两次,第一次烧高温胎,每二次低温烧花釉。按有没有红色,还分成荤炉钧和素炉钧。炉在景德镇是低温窑的意思,处在瓷工鄙视链的底端。景德镇也仿高温的钧红釉,就不在炉钧之列。镇窑的钧红比钧窑红釉精美,颜色更红、更均匀。后来景德镇在此基础上又发展出了祭红、郎红、豇豆红等等,还有作为色料的釉里红,把铜红发展成为颜色釉中最庞大的体系。

定窑也是窑系,总部位于现在的河北曲阳县剪子村,分公司遍布整个北方,比如介休窑、榆次窑、盂县窑等等,最远的办事处设在四川彭县。>

定窑白瓷工艺继承自隋唐的邢窑。邢窑胎是灰色的,靠化妆土提升瓷器的白度,而定窑抛弃了化妆土,全靠细腻的白胎呈色,这得利于当时的瓷土淘炼技术的进步。定窑以白瓷著称,如果把一只定窑碗和现在的普通白瓷碗放在一起,在不考虑情怀的前提下,你八成会选现代碗。因为现在白瓷的白度标准是70,定窑白度不到60,这就是许多朋友觉得博物馆里的定窑不是很白的原因。另一个因素是唐宋白瓷基本不透明,而现代白瓷是讲究透光度的,看上去很剔透,这点很重要。

真正有现代意义白瓷是明代出现的,又白又透。然而人们很快就发现纯白色很无聊,甚至越白越难看,有种出殡的错觉,所以就在白瓷中留那么一丢丢杂色,比如枢府卵白,白里带青,德化猪油白,白中透粉,永乐甜白,白中泛黄。定窑的审美价值也不只在于白色,而在精美的纹饰。>

定窑的纹饰起源于唐代的越窑,也可能受到了当时定州石刻影响,内容涵盖了飞禽走兽,仙草花卉。手法有许多种,一是刻花,用刀刻,类似浅浮雕;划花,用竹刀划,灵动飘逸;篦花,用梳子划,一次划出许多线。印花又分两种,一种类似图章,把图案盖在坯上,另一种是用陶或木做一个整体的内模,上面刻好花纹,把没干的瓷坯扣上去一按,花纹就出来了。

这种内模是个大进步,及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还有一个好处是保证了每一个碗或盘的大小相同,这点靠旋坯是做不到的。现在景德镇的手工碗还在用内模控制大小(过去瓷工把内模叫死人头,好恶心),再讲究的还要过称,要求单件重量相同。>

彭县出土的定窑碗内模,上面有印花的花纹,图片出自《中国陶瓷史》,仔细观察,会发现一个非常诡异的细节

陆游说“定窑有芒不入禁中”云云,有人以为宋朝皇帝不用定窑,其实不然。有许多出土定窑瓷器上刻着“尚食局”,尚食局就是光禄寺,专门给皇帝做饭的,这说明起码在北宋早期,朝廷还是使用定窑白瓷的。皇室后来放弃定窑,可能更多是因为审美的因素,而不是因为芒口。>

芒口是因为覆烧,就是把碗盘倒扣着撂起来烧,碗口一圈没有釉,所以叫芒口(关于烧法可参见《覆烧叠烧支钉烧以及各种烧》)。宋代就有“金装定器”的记载,就是高档定瓷要在口沿镶一圈铜或者金,以遮掩芒口。那么问题来了,镶金铜贵且繁琐,定窑为什么不用正烧法,烧口沿有釉的高档碗盘呢?答案是防止变形。>

瓷器在窑里烧的时候,是半熔融的状态,很软,就像拉面的面团那么软,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或者配重不均,就会变形。宋代技术还不成熟,不能解决变形问题,所以你看官窑汝窑,皇帝用的瓷器,都变形,有的还很严重,比如上篇发的那个汝窑瓶,脖子歪的离谱,竟然还算国宝。定窑早期也是正烧,后来发明了覆烧,是为了降低成本,大概省能四分之三,而且定窑好像用煤做燃料,省的就更多了。覆烧虽然芒口,却有一个意外好处,烧制时碗口被垫圈固定住了,不会变形。再看扣过来碗,像不像拜赞庭建筑的穹顶?那是最坚实的形状,也不变形。所以定窑能烧出直径六十厘米的薄胎大碗,这种碗在今天都是很难烧制的。>

定窑不只白色,还有紫定,一种以铁发色的酱色釉。黑定碗是斗茶用具,仿建窑黑瓷,偶尔有油滴和兔毫纹。

土定,指低档民用定窑器,花纹和胎色都略差,土定的金属边都是明清时包上的。

粉定是景德镇早期仿定窑器,白中透粉,故名粉定。后来景德镇在粉定的基础上发明了青白瓷,并且自立门户,成为青白瓷窑系,是后话了。

正好五千字,就到这吧,汝、官、哥、钧、定,宋代五大名窑,磁州、龙泉、建阳等窑表示,不服。